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结和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城里来了个“呼兰大侠”  

2010-01-11 00:04:00|  分类: 和静小说.连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小城里来了个“呼兰大侠” - 和静 - 心结和静

 

 ■和静
   

 第二章『1』

 

    一百多年前的东北大地,咋看上去都像是个熟女,实际上还是个女儿身。

   呼兰河平原更是一片等待垦荒的处女地。

 

   自打冯歪嘴子与他的干爹张德贵,还有老胡(胡天柱),从哈尔滨回到了呼兰小城起,冯歪嘴子就象蔫巴了的茄子,很难听见他说话,就连吃饭、走道都显得心事重重的。这孩子天生的就跟他亲爹――冯二的脾气秉性满拧,恰恰颠倒了个儿,歪嘴子比他爹善良百倍,少言寡语的,老好人一个。说句实话,让这孩子掺和着去搭救柳姑娘,实际他本不情愿去的,他生来就属于那种不招惹是非的人,可认准的事,九头牛又拉不回来。

 

   让镇子里老辈人的话说:冯歪嘴子天生就是个拉磨的料。你踢他一脚,他都连个屁都不放,人老实到这份上,可算得上老实巴交、纯粹的本份人了。可老实归老实,打急眼了,冷不防踢你一脚。叫你不死也得伤残个数日。

 

   歪嘴这孩子,虽说年纪不大,论起过日子,那可在行,毕竟穷人家过来的,懂得节俭,也因此常得到老磨官的夸奖。

   

   柳姑娘没救成,连个尸首也没弄回来,歪嘴子整日里跟自己怄气。越想越觉得自己窝囊,这不,他叫那小毛驴歇工,他自己拉磨,整天转啊转,转得老磨匠都发懵。

 

   要说这歪嘴子,也算个福分不浅的人,有两个爹,一个是张德贵,一个是老磨匠,要是再加上死了的冯二,他就三个爹。你说哪个人一辈子能有三个爹的,这么一想,他又觉得自己挺福气的。他就这么,一边拉磨,一边左想想,右想想的,气消了一半。

 

   在歪嘴子眼里,弄死个臭虫都是大逆不道,人但分善良到这个地步,不是软蛋,也是窝囊废。

 

   那天,歪嘴子到外面卖粘糕回来,恰巧在火车站遇到柳如眉被老毛子劫持走了。就报了信。

   自从歪嘴子被老磨匠拾来,转眼一年有余,在张家大院与那柳小姐,时常在一起玩耍,歪嘴子已年近十二岁,柳如眉也快十七了,可谓青梅竹马、两小无猜。老东家张维桢说:“这俩孩子是夫妻,有夫妻相。”

   

   干爹张德贵看在眼里,本就想着捡个日子,与柳家撮合撮合这事。虽说柳姑娘比歪嘴子满打满算大五岁,可照着老一辈人常说的:“女大三,抱金砖;女大五,赛其母。”,也没什么不合适的。

 

    这歪嘴子才十二岁,要按现今的说法,也就是个孩子,他懂得什么房事呢。可这是1910年以前,东北大地还在大清朝统治的年代,男女的婚事,全凭着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。就这样,柳如眉与冯歪嘴子,订了婚约。

 

   就在歪嘴子似懂非懂,做着娶媳妇的美梦时,柳姑娘死了。

   歪嘴子本想跟着去了,也来个英雄救美,哪成想,这美梦成了泡影。

 

   是啊,女人可以消磨掉男人的懦弱与刚强。这柳姑娘的死,把冯歪嘴子,又送回到了懦弱的性格里去了。

   冯歪嘴子只是每天闷头拉着他的磨。不时的回忆着往日的一切。

 

    在大水中逃生,是娘救下他,娘被洪水卷走了。人们都说这个孩子有造化。龙王显灵了,给他留条小命。老磨官把他带回家,成了干儿子。自此就和磨房的老磨官磨豆腐,磨米磨面。小歪嘴子机灵听话,把这当成了自己的家。要说张德贵是收留他的干爹,那老磨官则是带他长大的亲爹了。

 

   张德贵把小歪嘴子带到老磨官面,

   “叔呀,这个小子没爹没娘的,就在咱家长大了,俺交给你老做伴了,让他学拉磨的活计。你老多疼他,孩子小不懂轻重,你老多担待。”

   老磨官赶紧在围裙上擦了两下手,过来摸了摸孩子的头。

   “小子,咱爷俩有伴了。俺不用成天对着毛驴叨咕了。”

 

   老磨官笑着,和蔼的看着小歪嘴子,眼睛里满是长辈才有的疼爱,人的本性中藏着的那种情怀。小毛驴看着小歪嘴子竖了竖耳朵。摇下脑袋,脖子上的铃铛就清脆的响着。歪嘴子看着它笑了,也在老磨官摸他头时,扬头看了一眼这个老人,他感到摸着头上的手异样的温暖,他没有躲闪,身体里有股暖流过去。

 

   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着。

   歪嘴子晒着牛粪,每坨牛粪都象一个馍馍。牛粪晒干时一点都不臭,那都是草。烧时还有股清香味。他把大的整块的堆放在一起,小的堆放在一起,沫沫堆在一边。大块的留着急火用,小块的微火时才用的着。剩下的沫沫就压炕火了,为了炕热乎,暖和屋子。

 

   “小子,给老爹打壶酒去,麻溜的。”老磨官一边喊,一边赶着小毛驴,“驾,喔,迂。小毛驴呀。老子也有打酒的人了。这还真是老来得子那。福气呀。你们有娘俩,俺眼馋呀,这往后呀,俺们也是爷儿俩喽”。

   小歪嘴子跑过来点头,接过钱。

   但是他不会叫他爹。

   这个孩子就是最拗,不肯轻易叫人爹娘的。

   老磨官笑着再摸他的头,喜滋滋的说:

   “小子剩下的零钱归你了,买几个糖球子吃吧。”

   他又点点头。一阵风似的跑没有影儿了。老磨官看着他的背影自语着他也曾经这样大的。

 

   晌午,吃饭了。

   老磨官告诉歪嘴子:“小子,你去给老爹温壶酒,这儿不用你了。放好桌子,摘把小葱,就来个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。摘几个辣椒揪把生菜,把煎饼熘下,饭热下就成了,咸菜放点酱油,今个中午就这个菜了。”

   “恩,俺记下了。还摘把香菜吗?你不吃了吗?爷爷。”他总是叫他爷爷。

   “看俺这个记性。是呀,爱吃香菜的,还忘了。这小子真会疼人。去吧,要吃的。明天给你买烧饼吃。这小子真孝顺,呵呵。”

   

   秀珍洗着手对张德贵说“他爹,德贵。今天的鸭子肉多做了些,几天也没有给大家伙改善一下了,给磨官他们还有有二伯送碗吧。”

   老张忙说:“好,好,要送的,还有俺干儿子哪。哈哈。就给几个人送去些。”

   老磨官和歪嘴子的桌子上,有了一盘那个喷喷的鸭肉。

 

   饭后爷俩接着拉磨。

   老磨官告诉小歪嘴子:“小子,你把这些豆腐磨了。看到不流时就添些水,让它细水长流。俺去给你扯块布料做件小褂。”

   歪嘴子放下手里筛着的荞麦面,巅巅的跑了过来。

   “爷爷,俺的小褂还能穿呢。不买了。”

   他笑着看着这个老人。如果父亲这样慈祥多好呀。他赶着小毛驴一圈圈跑。碾道永远走不出这个圈子,他的一生也在这个圈圈里绕老了。

 

   歪嘴子想到这,回忆被隆隆的磨盘打碎了,他的梦仿佛那些粮食一样碾碎在石头的缝隙里。

   拉磨,继续拉磨,他不停的拉啊拉。

   昏天昏地。

   

    巷子口,那个算卦的“诸葛小神算”,实际年岁接近半百了。

   他说,最近呼兰城里出了个什么“呼兰大侠”。老神算,有点说书讲鼓的才能,嘴皮子不错,把个呼兰大侠忽悠的神乎其神的。

   老磨匠回来,再次重复一次诸葛小神算的话。

   正在拉磨的冯歪嘴子,乐了。

 

   老磨官一眼瞅见歪嘴子脸上露出了笑模样,心里暗暗嘀咕,这柳姑娘的死,对这孩子打击忒大。阴沉的脸上忽然有了笑容?为啥呢......

   这突然冒出来个“呼兰大侠”,歪嘴子咋个想法?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→ 待续←

 

  

 ★本原创小说由和静主创,陈子华老师参与完成。谢绝任何形式转载★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