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结和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柳如眉含恨自尽  

2009-12-28 11:12:00|  分类: 和静小说.连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柳如眉含恨自尽 - 和静 - 心结和静

 

 ■和静
   

 第一章『7』

  

   胡天柱自打住进了张家大杂院,总算安居下来,最终隐匿了自己的“胡匪队”袍哥老大的真实身份,从江湖暂时的消失了。用现代人的话讲,那就是“绝迹江湖”。

 

   那些昔日里,火烧俄国毛子军列、抢劫老毛子货车的壮举,随着他的隐匿也就慢慢的烟消云散了。他在偏僻的呼兰城住下,没有了往日前呼后拥的弟兄,安静的做他的屠夫。呼兰城其实就是个热闹的“渔村”,他自己闲来没事,就去南河沿独自垂钓。

   暂且悠哉度日。

 

   战火的硝烟并没有因为少了个袍哥老大而消停。老毛子在东北的战争依就是断断续续――拉锯似的没个完结,从几个拜把子兄弟的口信中得知,辽东那边还时不时的有军事摩擦。因地界不同,那几个兄弟还在战火里周折着。出生入死的,听说他们在哈城聚会时,去了关帝庙歃血为盟结为兄弟。

  几个人都是响当当的好汉。

 

   老胡在河边拉了一网,鱼很多很大,活蹦乱跳的白条子居多。老胡掳了掳袖子,把裤子卷起来。在水里高兴的喊着:“老张,麻溜的,麻溜的。跟哥收网。”张德贵跑了过来。老胡乐呵呵的掐住了一条马大哈鱼:

   “今晚儿咱哥们是有鱼吃有酒喝咧。”

   “大哥,这个大家伙归老弟俺喽。哈哈。香呀。”老张冲着老胡说话。

 

   哒哒……哒哒……

   远处的一匹快马从林间路上飞奔而来。冯歪嘴子来了,他已是个十一二岁的孩子,这孩子天生会骑马。听着急促的蹄声,老胡知道,有事了,和老张对视了一下,三下两下把网收了,向桥头走去。

 

   冯歪嘴子利索的翻身下马,通红的脸上冒着热气,在见那匹枣红的高头大马,已然是浑身汗淋淋的,水洗了似的。人马都是极疲劳了。老张接过缰绳,去马槽边栓好,在槽子里又添了些草料。“伙计,吃吧。”老张疼惜的抚摸着马头。老胡告诉老张等下再让马吃,歇阵子才行呢。

 

   “小子,有啥急事了吧?”老胡拍了下冯歪嘴子的肩膀,感到还热热的汗湿。冯歪嘴子点点头,他气喘吁吁的:“是呀,叔。那个……那个……柳小姐被……被老毛子抢走了。俺们咋办呀?”。

   “呸,俺日他八辈子祖宗!”老胡两眼冒火。“挨刀的老毛子,一天不滚出中国,这日子就一天不安生。柳先生临终前把妹妹托付给俺们弟兄好好照顾,那俺们就是她的亲哥。把妹子弄丢了,还叫爷们吗?去哈市,把妹子找回来。刀枪火海也得上,马上出发。”老胡紧绷的脸上,牙齿咬的咯咯的。老张接着说:“还有张老太爷在病危,得(发音:dei)到老毛子的那儿买点救命的药,耽误不得了。弄不来药,老爷子兴许就过不去了。”

   “成!你喘口气,在这等着,俺去问下捎什么药来着。”

    冯歪嘴子边走边说,“叔,俺还不算累。”

   “哎,叔知道你,好孩子。”

 

   太阳眼瞅就落了下来,却在树梢挂着,红红的圆圆的。树静谧得没有一丝风。

   三人打扮好,短衣紧袖的。

   张家已备好马,一路绝尘飞奔,夜幕掩着太多的人间故事。

 

   这三人,心里象着了火,一路无话飞奔,不到一个时辰,赶了近六十里路,到了哈市。

 

   先给张老太爷――就是张维桢的父亲抓药。老张敲开了一家药铺的门,开门的是个小伙计,老张从怀里摸出张家给的药方,递给了过去。没多大功夫,抓药的事就利索了。

 

   到哪儿找到柳如眉呢?偌大的哈尔滨,人海茫茫的,何况这柳小姐下落不明,三人你看我,我看你,那叫一个急呀。

 

   忽然,老胡一拍脑门,想起在“胡匪队”时候,有个熟人就在这城里的老毛子的兵营里混事。等找那人,得到的消息是,柳如眉被关押在兵营内一个小黑屋里,兵营日夜被几个大胡子蓝眼睛的大兵把守着,很难闯进去。

   三人趴在离兵营不远的矮墙边思谋着。

 

   蹭,老胡从地上站起来,帽子往地下一摔,瓮声瓮气的说:“俺老胡为兄弟,为俺那落难的妹子没啥不行的。”一道白光照过来,老张急忙拉下老胡蹲下。惶惶的探照灯,划过去,又扫过来,几步远的地方还有一道铁丝网。两个大兵端着枪,还在来回的巡逻晃荡。老张压低了声音,小声说:“不能硬闯,老毛子不管这些,那枪子可是没长眼的”。

   

   夜的哈城,街道好冷清。三人趴在矮墙上,死盯着兵营的动静,想找个缺口摸进去。谁都不愿意说话,有太多的话都彼此心照不宣。沉默和无语是一个沦陷民族的方式,风声在敲碎夜的宁静。

 

   老胡低声说:“俺们就是进去了咋找哪?她关哪间小屋俺们也不知道呀?”

   老张说:“哥呀,咱柳妹子一准在这里,想法子进去再说。”

   冯歪嘴子说:“要不,俺先溜进去,按刚才那人说的,俺先去瞅瞅。”

   老张和老胡对视了一下,老胡点点头:

  “孩子,你加小心”

 

   扒开铁丝网,歪嘴子进去了,踮着脚,看了几个房间……忽然,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裂开嘴就要哭,又一道白光照了过来,他赶紧贴在地上不动。

   白光过去了,歪嘴子抹了把脸上的泪,站起来,又看了一眼那房子,转身,猫着腰往回跑。

 

   冯歪嘴子唾着唾沫,一边狠狠的抹泪,一边愤愤的说:“叔呀,那柳小姐上吊了。俺们真的来晚了。”

   “啊!”老胡和老张几乎同时“啊”了出来。老胡的脸被这消息,惊的扭曲了。

   “孩子,你慢慢说。”老张拉着歪嘴子坐在地上。

   “俺……俺瞅见她脸上全是泪……”冯歪嘴子,毕竟是个孩子,说着说着就想哭,可不敢哭,前边就是老毛子的兵营。

 

   老胡想着,这柳小姐死的时候一定非常痛苦的。这是让老毛子逼的呀!血涌到了眼睛里,他真急了,手一辉,愤怒的骂到:“这帮牲口,俺非亲手剁碎了他们。走,给柳儿报仇去。”

 

(第一章 . 完 )

   

   → 待续←

 

  

 ★本原创小说由和静主创,陈子华老师参与完成。谢绝任何形式转载★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