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结和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小说连载《静静的呼兰河》1-4  

2009-12-26 00:29:00|  分类: 和静小说.连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原创小说连载《静静的呼兰河》1-4 - 和静 - 心结和静

 

 ■ 和静
   

 第一章『4』

 

   1905年,在兵乱中过去。06年5月,北团林子内涝严重,好多洼塘地庄稼都还来的及没种上,大水漫着夏天的荒草,漫天漫地的来了。

   咆哮着,轰鸣着。

   滔天。

   老远儿,就震耳欲聋。

   冯歪嘴子还小。孤儿寡母,也在逃命。

   没有小船可以救命。北呼兰河河岸,离北团林子很远,但大水却淹没了绥化镇,家家哪有救命的家什,门板木板临时就当做小船。穷的富的都在逃命。日俄战争的疤瘌还没有长好,水灾就脚跟着脚的来了,真是黄鼠狼单咬病鸭子――要命哦。

 

   全屯子的人,无法安生,都划船去了。

   地势更高些的地方,挤满了逃命的人,那些牲畜也和人挤在了在一块儿。

   雨一直下着。

   马连筒子雨,连天连地,就是不停呀。人家都呼爹喊娘的摇晃着门板做的小船到高岗子那边去了,冯歪嘴子母子就在院子里往树上爬。树叉顶着他,他抱住了树叉,高高的大杨树只剩下了个尖,水一浪比一浪大,他娘被一个浪头拍进水里。

   “小子……小子……娘不行了,你要好好的活着呀,不要下来呀。”

   他眼看着,娘就在那挣扎,却不能相救。他才7岁,是冯氏拼命把他顶到树梢上去的。他大哭着喊:“娘。娘……”

   洪水,铺天盖地。

 

   水火无情。

   就这样,掳头盖腚的要把一个人的命拿走。

   他,看着娘挣扎、挣扎……他,一个七岁的娃娃,心疼难忍。在树上能跳下来么,不能;能顺水抱住娘么,不能。他还是跳了下去,抱住了一根檩子,娘俩就浮在浪头的尖上顺着水往下冲。

   “傻孩子,你怎跳下来了。你要活着呀,知道吗?”

   泪水雨水把他娘的头发一缕缕贴在脸上。他看到雨中的娘真好看。从小长大,娘忙呀,也不打扮。他天天贪玩,啥时候想过端详娘样子的丑俊哪?他说:

   “娘,你要抱紧。娘,你今天真好看。原来俺娘也贼漂亮。”

   他笑了。娘也笑了。娘说:

   “小子,你是第一个说娘漂亮的人。嫁给你爹这多年,都忘记了这句话了。这穷日子过的,连自己漂亮不漂亮也记不住了。”

 

   一路的顺流,眼看雨更大了。水更猛了。老天爷像是故意和他们过不去。

   漂到了龙王庙跟前了。

   这个檩子一下撞到墙头上,一侧棱就把他们甩了下来。歪嘴子一下抱住了一个柱子,另一只手却拉住了娘的手,体轻的他如何拉得住娘的重量,眼瞅着就不行了。在庙的一侧,只有可以容的下一个人落脚的旮旯。娘一只手搂着柱子,另一只手死命的把他举到那个旮旯上。挣脱了他的手……

   一个浪头打来。

   小歪嘴子就听见娘喊了声“孩子….孩….”,不见了。

   只见娘的头顶黑黑的上下沉浮。

   孩子,娘,在洪水里分开了。是永远的不能相见了。

   他哭喊着:

   “娘呀---娘---”雷声脆响,在头顶炸开了。闪电一道道划过他的耳边。

   娘去了,解脱了。当痛苦装在命运里满满的时候,离去就是解脱了。天地之间有一种孤独是这样的无奈。

   龙王也许可怜他的苦瓜命,把他救了下来。

 

   龙王庙的门前,小歪嘴子,看着娘被洪水冲走,他想去救娘,却感身子象滩泥。软软的堆在那个墙垛上不能动了。爹不在了,相依为命的娘也走了。世界象雨天一样冷。

   “龙王爷,你为什么不显灵。”

   他愤怒的质问,“不都说你们有灵验吗?娘没少来这个门槛,没少磕下长长的九叩十八拜。娘再艰难也要省下几文钱买香火和供品的呀。这个门槛俺和娘没少进来,那个蒲团上,没少和娘跪拜。你说话呀?龙王爷。”

   灾难是上天的安排,孩子你要长大。

   大雨哗哗,无人回答,只有小歪嘴子边哭边喊:“我的娘哪,你到了哪儿呀?天呀快把娘还给俺吧?那头顶上长小树的神仙哪,你那?俺每次都喜欢看你的,都多给你点几颗香,你那跑哪里去了?娘最喜欢的狐仙哪?你们都哑巴了?”

 

   龙王庙里,水都赶了进去。

   真咯就是大水冲了龙王庙。

   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。龙王还是坐在那里,没有动,也动不了。不知他的原身可动了?逢年农历八月十八,这里的百姓敲锣打鼓的来求拜,求拜风调雨顺。可这回却顺大劲了,求成了灾。

 

   龙王庙里,各神灵依然安坐,没有被风雨吓跑。

   人们撒丫子都跑了。

   大水还把这个苦命的女人带走了。

   一切都安静了,只有小歪嘴子还在高一声低一声的磨叽他们。他们听到了,没有回答,没有反驳。神仙的法力也不能挽救命中注定的劫数。在劫难逃的水中殒命,是她命比黄连的归宿。龙王还是老样子,行头还是那样神武,牛烘烘的。脑瓜顶上长小树的神仙在听着这个孩子的咒骂,自己脸红了:“这孩子真就哪次来都偏给他香火,可是他救不了他娘。”

 

   龙王可是中国家喻户晓的神仙了。是中国本土神灵,龙图腾的民族对他的信仰是不用说的。人们除了求风调雨顺,不要干旱,要落雨,还求平安,财运等。这大水进门是龙王发怒吗?也许更多的供品要到了。

   雨停了。

   更确切的说是小了,稀拉的下着。

   很多天后,水退下去。

   人们都回到绥化镇子里。有的鸡顺水跑了,有的鸭子顺水溜了,会浮水也不行,水大了鸭子也得听水的。有的狗不看门也顺水去别的屯子串门子了。猪呀毛驴的牲畜也有跑了的。但凡长腿的,能跑的都跑了。人们这才发现丢了歪嘴子娘俩。他们娘俩去了哪儿?乡亲们叹了口气。

 

 

   张德贵在堂屋里走来走去。

   外面,还有屋里的几个长辈和有些脸面的人,在商议着怎样去拜龙王和土地。镇子里,发生了这样的灾难,还冲跑了两个大活人哪,不得找一下吗?

   秀珍是个精明的女人,而且稳当老练。

   她坐在靠椅上,看着张德贵,淡然的笑了下,不紧不慢的说:“这回龙王可是发威了,看看水进了屋,上了炕,几十年不遇的大水,让咱们摊上了。那怎么办?就得求神保佑。”浅笑着,她酒窝还细微的漾开着,似乎装了一点醉人的酒,头上的金钗晃动了下,玉坠子也摇了摇,清秀的脸和气着。谁都知道这是个不可低估的女人。

 

   “歪嘴儿子娘俩,冲哪去了?”

   张德贵在猜计。

   他敲了敲烟袋,玉石嘴子的,还镶着金龙的。黑地带红花的缎子马褂,很新的,还闪着光。他说:“孤儿寡母的不容易,大水时都自顾自的逃命,忘记他们娘俩了。哎。大家伙说是不是呀?”

   张家油坊夜里静悄悄的。

   百里之外的呼兰小城的龙王庙里,冯歪嘴子被人拾走了。

 

   

   → 待续←

 

 

 

 ★本原创小说由和静主创,陈子华老师参与完成。谢绝任何形式转载★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